序:《聆聽政治》
 
這一期,也許是我們最難寫的一期。稿件遲遲未完成,框架左改右改,一個序寫了3個版本,搜索枯腸,度着每一個字的重量,都因太沉重而下不了筆。
 
於是,把心一橫,把沉重說出。不能下筆,是因為此時此刻的香港,一談到「公民」兩個字,就懨悶得想吐,我們不能像3年前談《踩界公民》般理直氣壯,問公民的定義,若重提佔中,年青的一代勢必氣到「反枱」。這陣子直接說「政治」,必定敏感死了,誰敢像兩年前把雨傘放在《失語時代》的封面?雖談的是如何以文字作沉默革命,卻招來Breakazine!「反政府」的指控,誤以為整個「突破」機構的定位都改變了。
 
難道作為傳媒,討論社會議題,都要像立法會的候選人所說「只做實事,不談政治」,現在有什麼實事是與政治無關?當連議政的議員,都以「不談政治」作招徠,單單這個現象,就應該正視。不知何時開始,談政治這眾人之事,變成了政治立場的爭拗,不止是立場先行,更是標籤先貼,互相指罵。我們就是容不下一雙聆聽的耳朵,就把對方連帶他的過去都劃上大交叉。我們也厭煩溝通,視之為「偽中立」的代名詞。我們更受不住理論,視之為「左膠」,但又不知如何直接行動,苦無勇武的出路。
 
作為香港人,真的感到很膠着。於是,新一屆立法會開始之際,我們再把心一橫,大膽說:「不如我哋重頭嚟過」,重新學說話,重新學聆聽,再重新學行,我們用「重」而不用「從」,因這是二次學習。事實上,這麼多年來,香港人都滿足於活在私人領域,頂多是擴闊至職場和社交圈子;香港人進入公共這第三領域,跟與自己世界觀不同的人論政,只不過是近年的事。混亂與嘈雜不是正常嗎?
 
所以,今期我們想重新學習,請先放下敏感的政治反應,打開耳朵,聆聽政治。聽前人怎樣談政治共處,聽被我們標籤了的故事,去看掙扎中走在一起的嘗試,還有行動者的心聲。這是由私人領域進到公共領域的學習,或說是由單數走到眾數的聆聽,為下一個亂世作一個備忘。
 
text/山地
illustration/chu cheuk yin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目錄】

聆聽政治 / 4

Part A 重頭學說話
CASE 1
晚餐不要談政事?/10
當餐桌成了討論公共事務的空間...... / 12
陳楚思:餐桌非理性討論的預備/14
CASE 2
鍵盤無戰事 ?/ 16
當紛爭無可避免....../ 18
戴毅龍:好好筆戰下去 / 20
CASE 3
大台無集會?/ 22
當政治變成你輸我贏...... / 24
龐一鳴:你輸我贏之外的爭拗 / 26

Part B 重頭學聆聽
楊逸朗:憤怒的背後 /30
庫斯克:清醒才要矯情 / 34
穎璇:世界的異鄉人 / 38
譚國僑:重新理解的契機 / 42

Part C 重頭學行動
抗爭和生活,平衡得到嗎? / 48
「退聯」之後,學運怎樣走下去? / 54
英雄還可以聯盟嗎? / 60

Part D 實驗者的行動心法
吳卓恆:來一場 O’camp 革命 / 68
影行者 :街頭對話實驗 / 70
伍嘉良:《十年》的大型放映實驗 / 72
勞漢傑: 瞓進橋底世界 / 74
司徒咏姍:「一小步」與「港嘢」的美味情緣 / 76
Bo:團結怪 / 78
聾伍:關公災難 /80
跋:受訪 給我們未了的備忘 / 82
分歧處理 6 問 / 84
關於分歧處理的延伸閱讀/86

Breakazine! 045《不如我哋重頭嚟過?》 (2016年9月1日)

SKU: BOOKABREAK0044
RM25.00Price

    © 2023 by L i l o u   P a p e r i e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